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西安户县祖庵镇:故事里的千年古镇
 

来源: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  2014-07-10  文/图 三秦都市报记者 赵争耀


户县祖庵古镇处于关中腹地偏南的甘水之畔。南依终南山,北临渭水,西望周至,东接县城,沃野良田,山环水绕。远望南山如黛,峰峦屏障;甘水出峪,自东南逶迤而来,于镇南三里处的“前渠”分流,一支向西绕镇北去,称西甘河;一支向北穿镇而过,称东甘河。两支流又于镇北五六里处合流折向东北入涝河,汇归渭水。古镇处形似桑叶的这方土地之中,被二水环抱,实为风水宝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千万年来,甘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古镇人。

                 

2013年,祖庵镇入选陕西省31个文化旅游名镇,这个千年古镇再一次受到众人瞩目。人们除了将目光聚集在现代人赋予这个古城镇的时代特质上,更多的是将视野落在了它悠久的历史上。


千年兵家必争之地


祖庵古镇曾是夏王启伐有扈氏“大战于甘”的地方。古镇座落于甘水中上游,上古时称“甘野”。据文献记载:夏禹死后,其子启继王位。这种废“禅位”而父传子的王位继承方式,引起了争夺王位的激烈斗争。同姓邦国有扈氏起兵反对。公元前2086年,夏王启率领军队沿雒(洛)阳西大道西进,越崤山,滨黄河,经桃林,过华山北麓抵达有扈氏国,双方大战于甘。有扈氏败,沦为“牧竖”(即放牧奴隶)。


户县祖庵镇


“古镇在商代时叫郝国,是当时的一个诸侯国。”76岁的赵双印对祖庵镇的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他翻开一本泛黄的《陕西地理沿革》,指着那句“商帝乙之弟期封于郝,即今之祖庵镇辖之郝村”说,如今镇上的郝村仍然保存着一个古石桩,刻有“古郝国”字样。晋、唐年间,古镇归户县管辖;宋大观元年(1107)设置终南县,辖于终南县;元初至元八年(1271)撤销终南县建置,划归周至县管辖。直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58年,周、户两县以白马河划界,古镇重归户县管辖。


古镇于宋代便形成大的村落,因刘蒋两姓居多,故叫刘蒋村。宋、金时期,此地属宋、金、元反复争夺的地区。其间,虽战乱频仍,但因有东西甘河之水利,农业、手工业发展较快,形成集市贸易,故改刘蒋村为双溪镇。金正隆年间,咸阳人王重阳来此,筑穴建庵修道,创立全真教。后全真教得到金、元朝庭的认可与支持而大兴。王重阳被尊为祖师,其弟子马丹阳、丘处机于此重建祖师之庵,(亦称“祖庭”、“祖堂”)四方称为祖庵。双溪镇亦因之改称祖庵镇,迄今已有800余年。


“上世纪五十年代农业合作化期间,古镇四街与黄堡等3个邻村组建了祖兴社。公社化后,四街分为四个大队;1977年在‘农业学大赛’运动中又合为一个行政村祖庵村,于2000年按东、南、西、北街又分为四个村。”赵双印慨叹,如今,重阳宫依旧身处城镇的中心位置,散发着它特有的文化气息。除了重阳宫,镇区还保存有古十字街、城隍庙等珍贵的遗存。


王重阳结庐终南山下


要说祖庵古镇,便无法绕开声名远播的“天下祖庭”重阳宫和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


提起王重阳,武侠爱好者们一定会想到金庸小说里那个武功天下第一的中神通,他曾在华山论剑中,一举打败了东西南北各路高手。小说里的王重阳,不仅武功造诣深不可测、出神入化,而且个人修养也相当好,在江湖中的威望极高。金庸小说并非完全虚构,王重阳确实是一位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而且,称其为世外高人,一点也不假。


“王重阳原名中孚,出生于北宋末年咸阳的一户富裕人家。由于王家家业丰厚,王重阳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不仅如此,史称他为人非常忠义,而且怀有满腔的抱负。”重阳宫住持陈法永道长说,王重阳长得非常高大,将军肚、美髯过腹,目大于口,眼睛炯炯有神。从现存的王重阳的画像中也能看出来,王重阳是奇人奇相。因当时关中沦于金人统治之下,王重阳仕途无望,逐产生愤世嫉俗的思想,整日纵酒泄愤,行为疯狂,对社会现实以消极反抗。金正隆四年(1159),传说此年六月十五日,48岁的王重阳在终南甘河镇桥头酒肆遇到两位异人。王重阳对二人非常佩服,于是便虚心向二位请教。这二位“异人”授以王重阳秘法。不过,这秘法到底是什么?除了王重阳本人,别人都不得而知。


此时的王重阳已近知天命之年,二位仙人的指点解开了他平生的迷惑,他从此幡然开悟,慨然入道,改名喆,号重阳子,在甘河镇南邻,靠近终南山的刘蒋村(今户县祖庵镇)搭建起茅庵,开始了修道之路。在这一段时间,王重阳四处奔走,广交朋友,劝道传教,被周边民众视为高人。为实现其“使四海教风为一家”的远大理想,王重阳后来自焚其庵,前往山东蓬莱收徒立教。在山东半岛宁海等地,王重阳宣传教义,创建教团,发展道徒,发现培养道会骨干“全真七子”,并在马丹阳为其安排的住宅题额“全真庵”。由此,全真教正式创立。


刘蒋茅庵因是王重阳开山之地,又是祖师长眠之所,再加上重阳宫在后世的光大。于是,重阳宫便享有了“全真圣地”、“天下祖庭”的盛誉。


丘处机一言救苍生


“在重阳宫内,有一个祖庵道教碑林,现存石碑40余通,其中绝大多数为元代碑刻,此外还有少量金代及明清碑石。这些石碑中,12通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据重阳宫住持陈法永道长介绍,祖庵重阳宫碑林中,有许多碑文由赵孟頫、韩冲、姚燧、王重阳、尹志平等名家、高道所书。碑石所记载的内容,多是道教全真派的历史、教义和修炼要旨等。其中最为著名的有王重阳祖师及七真画像碑、《无梦令》诗碑。还有《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十方重阳万寿宫记碑》《全真教祖碑》等,都是研究宋金元时期道教发展的重要证据。


“祖庵碑林”中的字迹,有许多出自名家手笔。首推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所书的《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和《孙真人道行碑》。还有元代著名文学家姚燧写的《重阳祖师仙迹记》、元代书法家宋渤所书《天乐李真人道行碑》《刘海蟾诗碑》等。祖庵碑林还存有王重阳手书的《无梦令》,是唯一存世的王重阳手迹。


“祖庵碑林”中,元代皇帝亲敕圣旨碑就有7通,其中有4通为蒙古八思巴文与汉文对照合刻,1通为蒙古回鹘文字。陈道长说,八思巴文是元朝的官方文字,使用范围横跨欧亚大陆的大部分蒙古帝国,不过,八思巴文随着元朝的灭亡逐渐被废弃,成了死文字,全国目前的巴思八文文物很少,重阳宫内就有4件,可谓是弥足珍贵。


为什么重阳宫会有如此之多的元代碑刻?且其中不乏“皇帝圣旨碑”这样高级别的石碑。陈道长说,这是重阳宫在元代的重要地位决定的,他说:“蒙古灭金后,大有得天下的态势。此时已是重阳宫当家人的丘处机,为了振兴道业不惜万里赴雪山,去见成吉思汗。一见面,成吉思汗就问他,你远道而来,给我带了什么长生妙药。丘处机说,他没有带长生妙药,但给成吉思汗带来了长生之道:一是清心寡欲以保健康,二是敬天爱民以统天下,并直言“若为天下主,不应嗜杀人”。成吉思汗采纳了丘处机的意见,从此尊他为“神仙”。在丘处机返回中原后,成吉思汗还专门下诏说:“我这里常思量着神仙你,我不曾忘了你,你也休忘了我。”后来,丘处机的随行弟子李志常,根据一路上的西行见闻,写成《西游记》,后人改称《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


据《元史》记载,自丘处机西游后“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濒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人至今称道。”对此,“丘处机会不会功夫,道学的本领有多高,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靠着自己的精神和体力,不仅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次传奇之旅,也拯救了无数的生灵,这才是他真正被人们纪念的原因。”


记忆中的沧桑岁月


古镇分南北东西四堡。清代至民国年间,四堡各有城墙,且相互连结。在连城墙之内,形成一个中心,称为街,又分东南西北四街,鸟瞰远望,古镇呈十字花形状。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各堡城墙先后拆毁,街堡相通后,四堡名称就渐渐淡出,现在人们习惯称作祖庵四街。南街以种菜为主,肩挑车推贩卖蔬菜;东街做小生意者居多;西街多殷实户;北街靠近重阳宫。


上世纪50年代以前,古镇西门外有“三义庙”;南门外有“药王庙”“魁星阁”、街中有“关帝庙”;东门外有菩萨庙(又称高庙),北门外有“重阳宫”……说起古镇曾经的辉煌,居住在祖庵街道上的老人们的思绪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那些难忘的沧桑岁月。


“镇中城隍庙门前耸立着铁旗杆,一对石狮雄踞两旁。新中国成立后,祖庵粮站、派出所、法庭曾先后作为驻所。”80岁高龄的村民李德清说,清、民国时期,因古镇所在地东南区距周至县城较远,县府曾在此设置派出机构,俗称“二衙”。古镇南街以王姓为主,在街中建有王家祠堂。西街以李、赵、徐三姓为主,西门外建有李家祠堂。宋代时,古镇便形成集市,是山货与方园几十里农副产品交易集散之地。镇中商铺栉比。清末民初,便有晋商数家落脚。南街有“公顺源”铁瓷铺、“仁合全”杂货铺、“祥胜魁”京货铺;东街有“崇德昌”“入本生”中药铺;北街有“义顺沅”铁瓷铺。逢双集日,四路八方赶集人群,川流不息。粮市、柴市、菜市、肉市,一街两行,交易繁忙;大、小店铺生意兴隆。东甘河穿镇而过,石条彻成的百年东桥,临街跨水,桥下涓涓流水,桥上市井繁荣,日上市人盈万。可惜的是,此桥于1976年祖庵公社建造纸厂时拆毁。


古镇虽于上世纪50年代末划归户县,但其婚丧嫁娶等风俗习惯,仍保留着周至东南乡诸多特征。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人们观念的变化,传统的风俗习惯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