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全真祖师王重阳灵骨在祖庵镇的一波三折
 

来源:西安晚报 2011年9月18日 文化周刊 西安地理11版   作者:记者尚洪涛 实习生朱辰


 

 重阳宫内的全真祖师王重阳仙茔。 记者尚洪涛 实习生朱辰 摄

 

 终南山下的重阳宫


 户县祖庵镇终南山脚下,坐落着道教全真派的祖庭重阳宫,这里是全真祖师王重阳最初的修道之地,也是他长眠之所。在重阳宫内有一座墓冢,冢下的地宫内安放着王重阳的灵骨。然而,在2009年重阳祖师灵骨安放进地宫之前,曾经历了许多坎坷,他的灵骨之所以能保存至今,则多亏了一位被称为“王重阳灵骨保护人”的老者。


 “中神通”王重阳究竟是谁?


 2009年11月18日,在户县的祖庵镇,全真教王重阳祖师灵柩安奉大典在重阳宫隆重举行,全国道教界诸多知名人士纷纷到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会长到祖庭拈香谒祖,并亲手将全真教祖师的灵骨护送到了地宫。任法融会长手捧的金丝楠木椁中,盛装的就是全真教祖师王重阳的灵骨。


 提起王重阳,武侠爱好者们一定会想到金庸小说里那个武功天下第一的中神通,他曾在华山论剑中,一举打败了东西南北各路高手。小说里的王重阳,不仅武功造诣深不可测、出神入化,而且个人修养也相当好,在江湖中的威望极高。金庸小说并非完全虚构,王重阳确实是一位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而且,称其为世外高人,一点也不假。


 来到户县的祖庵镇,当地人会告诉你,这里曾经名为刘蒋村,而祖庵镇这个名字,则正是因为全真教祖师王重阳曾在此清修并搭建茅庵,故而得名。祖庵地区至今仍流传着许多有关王重阳的传说,当地人都称其为“祖师爷”,言语里也满是对祖师爷的敬重。


 王重阳原名中孚,出生于北宋末年咸阳的一户富裕人家。由于王家家业丰厚,王重阳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不仅如此,史称他为人非常忠义,而且怀有满腔的抱负。


 陕西省道教协会副会长、重阳宫住持陈法永道长说:“王重阳长得非常高大,将军肚、美髯过腹,目大于口,眼睛炯炯有神。从现存的王重阳的画像中也能看出来,王重阳是奇人奇相。”


 尽管王重阳怀有满腔的雄心壮志,也有些本领,但他却生活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动荡年代。王重阳的童年时期,正是北宋末年,其后不久金人南侵。很快,北宋灭亡,金与南宋南北对峙,其时,正值少年的王重阳亲身经历了国家的危难以及江山的易主。


 “在这样的环境中,王重阳发现读书并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于是便弃文从武。”陈法永道长说:“在1139年到1140年间,金国曾将河南、陕西之地归还于南宋,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王重阳考中了宋朝的武举。”


王重阳在这里开山,在这里长眠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王重阳最终并没有找到实现自己抱负的途径。于是他对世事愈加不满,终日以饮酒泄愤,过着放浪形骸、不求上进的生活。他用自我放逐的方式,反抗着当时趋炎附势、只为名利而不顾忠义的世风。也正是因为他疯疯癫癫、与众不同的行为举止,使他得了“王害风”这个名号。


 王重阳人生的转折点,是在甘河镇(今户县甘河镇)。陈法永道长曾对王重阳的生平做过详细的考究,他告诉记者,虽然已人到中年,王重阳还是在事业上没有大的成就,尽管他在年过三十之后对自己懒散放浪的生活有所悔过,不过也并没有实现自己的抱负,只是谋得了一个甘河镇酒监的小职位。看起来,王重阳就要在这个收酒税的差事上消磨掉自己的后半生了。然而,命运却在他48岁这年六月的一天突然间拐了一个大弯。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步行去市场上喝酒,路过一座石桥,遇到两位异人。王重阳对二人非常佩服,于是便虚心向二位请教。陈法永道长说:“据资料记载,这二位‘异人’授以王重阳秘法。不过,这秘法到底是什么?除了王重阳本人,别人都不得而知。”


 此时的王重阳已近知天命之年,二位仙人的指点解开了他平生的迷惑,他从此幡然开悟,慨然入道,改名喆,号重阳子,在甘河镇南邻,靠近终南山的刘蒋村(今户县祖庵镇)搭建起茅庵,开始了修道之路。


 刘蒋茅庵因是王重阳开山之地,又是祖师长眠之所,再加上重阳宫在后世的光大。于是,重阳宫便享有了“全真圣地”、“天下祖庭”的盛誉。


1966年,王重阳墓被打开


 让人疑惑的是,既然王重阳长眠在祖庵镇重阳宫内,那为何又要在2009年举行一次“祖师爷”灵骨的安奉大典呢?


 原来,在1966年,王重阳的灵骨曾遭遇了一次坎坷,而重阳祖师的灵骨之所以还能保存至今,则多亏了一位被称为“王重阳灵骨保护人”的老者。


 重阳宫工作人员赵孟谦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十年代,祖庵镇在兴修农田水利的过程中发现了重阳祖师墓,由于当地人对王重阳的敬重以及文物部门的保护,重阳墓被及时回填了,“也正是因为这次发现,为日后祖师墓遭破坏埋下了伏笔。”赵孟谦说,68岁的他曾是镇里的教师,对重阳宫的碑刻、历史很熟悉。


 在赵孟谦的带领下,记者拜访了被称为“王重阳灵骨保护人”的赵茂忠老人,他今年已有81岁高龄,对于当年发现王重阳灵骨的经过,老人仍然记得很清楚。


 赵茂忠老人盘腿坐在自家的炕上,详细地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那段故事:“1966年夏天,不到秋天的时候,开始了‘破四旧’,当时,红卫兵来到王重阳墓。墓被挖开后,石棺材被拉了出来,石棺挺大,盖子是用石膏之类的东西糊上的,很严实,于是大家便用一根麻绳拉着,把中间的石膏割开了,打开以后,便看到里面铺着很厚的绸缎。我记得重阳祖师是侧卧的,脚朝西,面朝北,头朝东边,枕着个莲花瓣枕头,带着帽子。打眼一看,祖师爷浑身披着锦缎,只露出个脸,脸是黄色的,就像是一个大活人,闭着眼,只是睡着了。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大家一看,全都吓跑了。”


 记者不禁疑惑起来,王重阳于公元1170年羽化登峰,至今已过去近千年,难道他的遗蜕乃是千年不腐吗?


他将祖师的遗骨藏了起来


 1966年,赵茂忠还是一个三十六七的小伙子,转眼45年过去了,他对当年看到王重阳遗蜕的情景,记忆非常深刻:“当时看到重阳祖师爷侧卧在石棺里,红卫兵和围观的人全都傻眼了。我从小就是听着王重阳的传说长大,祖庵的人也都知道王重阳祖师的厉害,所以都很害怕。后来有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土话讲叫‘二杆子’,他上前扯开王重阳身上的绸缎,从脖子处把‘祖师’一提,没想到很轻,就给提起来了。他这一提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王重阳的真身,而是用木头雕刻成的人像。”


 “后来有胆大的把这个木质的人像吊到了树上,没想到从木像里哗啦啦地掉下来好多人骨,大家这才意识到,原来木像是空的,里面装盛的是王重阳的遗骨。”赵茂忠想起往事,感慨颇多,“重阳祖师是个大个子,他的腿骨,比我的要长出十公分左右。当时围观的人众多,大家散去的时候,无意中把祖师爷的遗骨都踩烂完了。”


 当天下午干完农活,赵茂忠从地里返回家中,途中经过王重阳墓所在地,又看到了暴露在野外的祖师遗骨,他回忆说:“咱在祖庵一直都知道王重阳祖师爷,说起来有点迷信吧,当时也没想太多,实在是看着祖师的遗骨有些不忍心,趁着四下没人,就偷偷掩埋了起来。当时就近在祖师墓旁的大银杏树下,拿铲子铲了个大窟窿,把遗骨埋到里边,这下,我就放心了。”


 赵茂忠将王重阳的遗骨埋藏起来之后,一直严守着这个秘密,“连我老伴、孩子都不知道。”赵茂忠心中的这个秘密一藏就是近四十年。


 灵骨真实性得到肯定


 2005年,赵茂忠将埋藏心中已久的秘密,告诉了重阳宫住持陈法永道长。而陈道长又是如何相信这位普通老汉所讲述的呢?


 陈法永道长告诉记者:“刚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赵茂忠老人说得多了,我看他非常真诚,况且,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会把那些细节记得如此清楚。于是,我开始查阅有关祖师的生平,特别是安葬事宜的各种资料。而资料中的记载,恰好与赵茂忠老人的描述相符。于是我就开始重视这件事情了。”


 资料显示,王重阳于1170年在汴梁(今河南开封)辞众而逝,弟子便将他安葬在本地。1172年,弟子又将王重阳的遗骨从汴梁迁回刘蒋。


 “祖师第一次安葬时由于条件所限,只是草葬。第二次在刘蒋则是大葬,但其时距他羽化已有60余年,只剩下遗骨,故将遗骨盛入木质雕像中安葬。”陈道长说,“在为师父守墓的时候,王重阳的大弟子马丹阳在墓旁手植银杏一棵,这棵古树历经800年,至今仍生机勃勃。”


 既然赵老汉所说与历史资料相符,那么,老人当年亲手埋下的祖师灵骨,是否还在那棵千年银杏树下?


 2005年12月24日下午近四点,依照赵老汉的记忆和提示,陈道长与台湾南投县慈惠堂住持林国隆先生等人一起,在重阳宫已近千年的银杏树下,找到了赵茂忠老人当年埋下的灵骨。


 2006年,陈道长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道协,以及省内的诸多专家学者,召开了重阳祖师灵骨保护座谈会。陈道长说:“与会专家拿出了详细的历史资料,充分证明了祖师灵骨遗存至今的真实性。经过4年的准备,2009年11月,重阳祖师灵柩安奉大典在重阳宫举行,经过一波三折,祖师的灵骨终于归葬地宫。”

—————————————————————————————————

祖庵碑林

展现重阳宫曾经的辉煌

   

  祖庵碑林内的“天下祖庭”石碑。   记者尚洪涛 实习生朱辰 摄

   

  祖庵碑林内的石碑体量高大,让人震撼。


 对于西安碑林博物馆,大家都非常熟悉,不过,在户县祖庵镇重阳宫内,还有一个祖庵道教碑林,知道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这里保存有王重阳、赵孟頫的真迹


 走进祖庵重阳宫碑林,会立刻被这里体量高大、气势雄伟的碑刻所震撼。祖庵重阳宫道教碑林现存石碑40余通,其中绝大多数为元代碑刻,此外还有少量金代及明清碑石。这些石碑中,12通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


 据重阳宫住持陈法永道长介绍,祖庵重阳宫碑林中,有许多碑文由赵孟頫、韩冲、姚燧、王重阳、尹志平等名家、高道所书。碑石所记载的内容,多是道教全真派的历史、教义和修炼要旨等。其中最为著名的有王重阳祖师及七真画像碑、《无梦令》诗碑。还有《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十方重阳万寿宫记碑》《全真教祖碑》等,都是研究宋金元时期道教发展的重要证据。


 “祖庵碑林”的碑刻内容历史价值很高。《十方重阳万寿宫记》《全真教祖碑》《重阳祖师仙迹记》等是研究全真派初期思想和重阳宫历史的第一手资料。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碑刻对当时的民族关系、社会风俗等进行了记录,对于研究当时的社会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祖庵碑林”中的字迹,有许多出自名家手笔。首推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所书的《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和《孙真人道行碑》。还有元代著名文学家姚燧写的《重阳祖师仙迹记》、元代书法家宋渤所书《天乐李真人道行碑》《刘海蟾诗碑》等。祖庵碑林还存有王重阳手书的《无梦令》,是唯一存世的王重阳手迹。


 由于祖庵重阳宫道教碑林的重要价值,2001年,国务院公布其为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丘处机一言止杀


 成吉思汗称他为“神仙”


 “祖庵碑林”中,元代皇帝亲敕圣旨碑就有7通,其中有4通为蒙古八思巴文与汉文对照合刻,1通为蒙古回鹘文字。陈道长说,八思巴文是元朝的官方文字,使用范围横跨欧亚大陆的大部分蒙古帝国,不过,八思巴文随着元朝的灭亡逐渐被废弃,成了死文字,全国目前的巴思八文文物很少,重阳宫内就有4件,可谓是弥足珍贵。


 为什么重阳宫会有如此之多的元代碑刻?且其中不乏“皇帝圣旨碑”这样高级别的石碑。陈道长说,这是重阳宫在元代的重要地位决定的,他说:“蒙古灭金后,大有得天下的态势。此时已是重阳宫当家人的丘处机,为了振兴道业不惜万里赴雪山,去见成吉思汗。一见面,成吉思汗就问他,你远道而来,给我带了什么长生妙药。丘处机说,他没有带长生妙药,但给成吉思汗带来了长生之道:一是清心寡欲以保健康,二是敬天爱民以统天下。成吉思汗认为他讲得很有道理,便采纳了这两点意见。这就是著名的丘处机一言止杀的故事。从此,丘处机也得到了成吉思汗的信任和尊敬。”


 此后,全真派在丘处机的护持下,得以发扬光大,重阳宫便迎来了它最为辉煌的时代。成吉思汗还曾多次钦赐圣旨碑,记录道教的事迹,颂扬全真的功德。今天,我们在重阳宫看到《成吉思皇帝赐神仙手诏碑》,陈道长说:“这里的‘神仙’,指的就是丘处机。”其碑的碑首和碑座都刻有盘龙浮雕,可见级别之高。


 地理链接


 重阳宫始建于金代(1185年),距今已有800余年历史。初名“灵虚观”,元初改名“重阳宫”,后奉敕更名为“敕赐大重阳万寿宫”。重阳宫在元代盛极一时,有殿堂5048间,住道士近万名。宫观规模之宏大为当时道观之首。1957年,重阳宫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

“活死人墓”不是墓

 

  活死人墓


 听到“活死人墓”,你会想到什么?感觉阴森恐怖,还是想起了金庸小说里在此修炼的小龙女?这个在小说里有几分吓人的活死人墓是真实存在的吗?


 为潜心修道,祖师给自己掘“墓”


 活死人墓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它就在户县祖庵镇,其遗址就位于距重阳宫不远的成道宫内。活死人墓是王重阳修道过程中的重要节点,他就是在这里得道的。


 王重阳48岁那年,遇仙人点化,遂在刘蒋村(今户县祖庵镇)建茅庵修道。陕西省道教协会副会长、重阳宫住持陈法永说,到了49岁那年,王重阳在据茅庵不远的南时村,自己动手挖凿了一个地穴,地上筑冢高数尺,上面挂一块方牌,写着“王害风灵位”,牌下地穴深一丈余。王重阳在其中独自居住,潜心修行,长达两年之久。


 王重阳为什么要在地下修行?并且把自己修行的地方称为坟墓呢?陈道长说:“首先,祖师在地穴中修炼,是为了创造一种与世隔绝、便于静修的特殊环境,这样更有利于得道。此外,活死人墓的意思,就是要把原来的自己埋葬掉,把他过去的那些功名利禄等等身外之物都抛掉,这样才能悟到道的真谛。比如一个装满水的花瓶,必须要把瓶子里原有的水全部倒掉,新的东西才能装进去,用道教的话讲就是‘心死人活’。”


 正如陈道长所说,王重阳在活死人墓修炼的过程中,彻底脱胎换骨了。根据文献记载,通过两年的虔心修炼,他最终悟道、得道。


活死人墓有多深


 在小说和诸多历史文献中,“活死人墓”被描写得玄乎其玄,那么,在现实中它究竟是什么样子?记者跟随陈法永道长,来到了位于重阳宫东北方向的“成道宫”。陈道长介绍说:“祖师是在活死人墓成道的,所以在这里修建的道观被称为‘成道宫’。”


 今天的成道宫是一个不大的道场。一棵古银杏树下立着一块石碑,上书“活死人墓”四个大字,成道宫的住持叶道长告诉我们,石碑的下面,就是重阳祖师曾经修行的活死人墓了。


 据叶道长介绍,石碑下方的一大片地方都是空的,文革时,红卫兵曾在这里挖出过一个洞口,很有可能就是活死人墓的入口。


 “不过,这下面谁也没进去过。为了保护它,很快就把洞口填起来了。”叶道长说:“这下面有多大多深?谁都不知道。我们曾经用一根长竹竿往下探,可是根本探不到底。”


 活死人墓的生活,给王重阳的得道生涯蒙上了一层更为神秘的面纱。


“全真七子”归于门下


 在自己给自己挖的活死人墓里清修两年多以后,王重阳又亲手将这座墓葬封填了。他为什么要将活死人墓封填?陈道长说,从王重阳遗留下来的种种诗歌、资料来看,他必定是修炼有成,已经达到了自己当初挖墓修行的目的了。


 离开活死人墓后,王重阳回到了刘蒋村茅庵,自此,他开始了传道活动。在刘蒋村的几年中,王重阳交往了一些人,在社会上也有了一些影响。然而,他在关中的传道布教并不是很成功,所以,他决定去山东收徒立教。


 陈道长告诉记者:“1167年4月的一天,重阳祖师一把火烧了自己居住的茅庵,之后他便远涉千山万水,赴东海传道。”


 王重阳在山东一代广行道法,登门求师问道者络绎不绝。他在此先后收徒马丹阳、丘处机、谭处端、王玉阳、郝大通、刘处玄,并在不久之后,收了寻道而来的马丹阳之妻孙不二。至此,“全真七子”皆归顺到祖师门下,成为日后将全真派发扬光大的奠基人和播种者。“同时,在山东,王重阳还打出了‘全真’的旗号,全真教这个旗号从此便树立起来了。”陈道长说。


 之后,为了弘扬全真道法,王重阳携全真七子中的四人(丘处机、谭处端、马丹阳、刘处玄)启程西归,并在西归途中羽化登峰。后来四真将祖师灵骨迁回刘蒋村,归葬到祖师初创的茅庵处,也就是今天的重阳宫。失去恩师的四真在这里潜心守墓三年,重阳宫全真祖庭的地位确立了下来。到了元代,这里成了当时全国最大的道教宫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