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道教上古相术揭秘  玉灵子
 

  

  相术是中国古代社会中一种极其重要的文化现象,它属于命理学文化,又称为相命、命相学,主要包括星相术、面相术、骨相术、形体相术、手相术,以及算八字等,是传统方术的一种,主要通过对人的体貌特征和言行举止等外在的观察来预测人的吉凶祸福、贫贱富贵等未来的前途与命运。冥冥之中,我们的相貌对于我们自身的命运发展起着难以忽视的影响,所以,每个人的相貌,其实都暗藏玄机,在无形中影响着你的命运。一个人的身份贵贱、心智情思,都可从他的相貌、仪态中表现出来。当然,我们的祖先很早以前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只是现存文献资料对上古相术描述相对简洁,使读者难以全面系统地研究上古相术,现以(一)道教上古相术渊源;(二)道教上古相术揭秘为题,写出如下,求教于道教弟子及广大信众!

  • 道教上古相术渊源

  道教相术学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必然有其科学的道理,相术同中医学一样,最根本的理论源泉就是阴阳五行学说,因而相术中涵盖了很多医学内容,通过看相来推测一个人正在经历或未来将要经历的事情,就显然比较合情合理的了,同时关于人体外貌与命运起伏之间的联系,也是古人通过生活实践不断总结出来的,因此对道教相术应该理性看待,弃其糟粕,取其精华,使这一深奥的人体密码学能够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为我国的文化强国战略所用。据《大戴礼记》记载:“昔尧取人以状,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汤取人以声,文王取人以度,此四代五王之取人一知天下如此。”由此知尧舜禹以及夏、商、周三代开国之君,通过观察人的面貌、气色、语言、声音、风度来选拔人才,这种选择人才的方法可以视作上古时期相术的萌芽,在《左转》和《国语》中发现很多关于“相人”的记录,其他文献资料中也有不少通过观察形貌言行以求“知人”,从而选拔人才的记载。由于许多重要的先秦资料,在西楚霸王项羽的一把火中付之一炬,今天已经很难查看到关于道教上古相术的记载,不过还是有一定蛛丝马迹可寻。《吕氏春秋》是先秦的一部重要典籍,有着十分丰富的内容,它的哲学思想、政治思想以及它所保留的科学文化方面的历史资料,是我们民族的一份珍贵遗产,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重视,进行深入的研究,这对我们了解先秦时期的思想政治文化状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吕氏春秋》的哲学思想是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它是依据道家思想而作,对道家思想进行了较大的改造,摒弃了道家思想中不科学的某些唯心的成分。

  • 道教上古相术揭秘

  翻阅其书认为关于道教上古相术的描述在《季春纪.论人》篇中:“凡论人,通则观其礼,贵则观其所进,富则观其所养,听则观其所行,止则观其所好,习则观其所言,穷则观其所不受,贱则观其所不为。喜之以验其守,乐之以验其僻,怒之以验其节,惧之以验其特,哀之以验其人,苦之以验其志。八观六验,此贤主之所以论人也。论人者,又必以六戚四隐。何为六戚?父、母、兄、弟、妻、子。何谓四隐?交友、故旧、邑里、门郭。内则用六戚四隐,外则用八观六验,人之情伪,贪鄙、美恶无所失也。譬之若逃雨,污无之而非是。此圣王之所以知人也。大概意思为:凡是评估一个人,如果他比较通达,就观察他都对什么人以礼相待;如果他显贵,就观察他都举荐什么人;若果他富贵,就观察他所供养的是哪些人;若果他听取别人的言论,就观察他的实际行动;如果他闲暇无事,就观察他爱好的是什么;如果他学习,就观察他说出来的都是什么话;若果他贫困,就观察他不接受的是什么;若果他贫贱,就观察他不去做的事情是什么。使他高兴,以检验他的操守;使他快乐,以检验他的邪僻;使他悲哀,以检验他的人性;使他贫穷,以检验他的意志。以上八种观察和六种检验,是贤明的君主用来评估人的标准。评估人又一定要注意他的六戚、四隐。什么叫六戚?就是父亲、母亲、兄长、弟弟、妻子、儿女这六种直系亲属。什么叫四隐?就是朋友、熟人、邻居、亲信这四种亲近的人。在内就凭借六戚四隐来观察,在外就用八观六验去衡量,那么一个人的真诚和虚伪、贪婪与卑鄙、美好与丑恶就不会判断错了。这就像躲避雨点一样,所闪避的地方没有不是这样的,无论到哪,都会被雨淋到,这就是先代圣王据此以识别人的原则。最后一句指出此段是道教上古相术的具体描述,有理有据,有根有节,层层论述。

结束

  揭秘的道教上古相术,依据现有文献资料和参考道教思想而作的著作,对待学说的正确态度应该是追根探源,求真务实,实事求是,中国有着五千年悠久文化传统的文明古国,在灿烂辉煌的历史长河中,相术作为其中的一朵奇葩,上古时期的古代帝王已经开始通过观察人的面貌、气色、语言、声音、风度来选拔人才,在重视检讨传统文化的今天,我们很有必要对道教的上古相术进行仔细、认真审视与评判,从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出发,还原相术本来的面目。读书不多,滥竽成文,所写所悟,皆个人私自揣摩,不代表道教立场,切盼道教弟子及广大信众能共同交流学习,不甚是幸!

(作者系陕西古建园林规划设计研究院特邀专家;西安市风景园林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