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重阳宫碑林:大蒙古国累朝崇道恩命之碑   
 

大蒙古国累朝崇道恩命之碑

成吉思皇帝赐神仙手诏:

制曰:天厌中原骄华太极之性,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反朴还淳,去奢从俭,每一衣一食,与牛竖马圉共弊同飨。视民如赤子,养士若弟兄,谋素和,恩素畜,炼万众以身人之先,临百阵无念我之后,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非朕之行有德,盖金之政无恒,是以受之天祐,获承至尊。南连蛮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悉称臣佐。念我单于国千载百世已来,未之有也。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犹惧有阙,且夫刳舟剡楫,将欲济江河也;聘贤选佐,将已安天下也。朕践祚已来,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见其人。访闻丘师先生,体真履规,博物洽闻,探赜穷理,道充德著,怀古君子之素风,抱真上人之雅操。久栖岩谷,藏声隐形。阐祖师之遗化,坐致有道之士,云集仙径,莫可称数。自干戈而后伏,知先生犹隐山东旧境,朕心仰怀无已。岂不闻渭水同车、茅庐三顾之事,奈何山川弦阔,有失躬迎之礼。朕但避位侧身,斋戒沐浴,选差近侍官刘仲禄备轻骑素车,不远数千里谨邀。先生暂屈仙步,不以沙漠游远为念。或以忧民当世之务,或以恤朕保身之术,朕亲侍仙座,钦惟先生将咳唾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今者聊发朕之微意万一,明于诏章,诚望先生既住大道之端,要善无不应,亦岂违众生小愿哉。故咨诏示,惟宜知悉。

五月初一日

(上为第一截右方碑文)

成吉思皇帝敕真人丘师:

省所奏应诏而来者具悉,惟师道逾三子,德重多方。命臣奉厥玄纁,驰传访诸沧海。时与愿适,天不人惟。两朝屡召而弗行,单使一邀而肯起,谓朕天启,所以身归不辞,暴露于风霜,自愿跋涉于沙碛,书章来上,喜慰何言。军国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诚云可尚。朕以彼酉不逊,我伐用章,军旅试临,边陲底定。来从去背,实力率之故然,久逸暂劳,既心服而后已。于是载扬威德,略驻车徒。重念云轩既发于蓬莱,鹤驭可游于天竺。达磨东迈,元印法以传心;老氏西行,或化胡而成道。顾川途之虽阔,瞻几杖以非遥。爰答来章,可明朕意。秋署,师比平安好,指不多及。

御宝)十四日

第一截左方碑文

皇帝圣旨道与诸处官员每:

丘神仙应有底修行底院舍等,系逐日念诵经文,告天底人每,与皇帝祝寿万万岁者。所据大小差发税赋,都教休着者。据丘神仙底应系出家门人等随处院舍,都教免了差发税赋者。其外诈推出家,影占差发底人每,告到官司治罪断按。主者奉到如此,不得违错,须至给付照用者。

右付神仙门下收执。照使所据,神仙应系出家门人精严住持院子底人等,并免差发税赋。准此。

(御宝)癸未羊儿年三月  日

(第二截右方碑文)

宣差阿里鲜面奉成吉思皇帝圣旨:

丘神仙奏知来底公事是也好,我前时已有圣文字与你,来教你天下应有的出家善人都管着者,好底歹底,丘神仙你就便理会,只你识者,奉到如此。

癸未年九月二十四日

(第二截中部碑文)

皇帝圣旨:

你已先成吉思皇帝圣旨里,道人每内中不吃酒肉无妻男底人告天者不是那般底人吃酒有妻男呵,仙孔八合识你不拣择出来那什么,你底言语不信底人你识者,梁米你每年依例送得来者。准此。

(御宝)乙未年七月初一日

(第二截中偏左碑文)

皇帝圣旨与清和真人尹志平、仙孔八合识李志常:

我于合刺和林盖观院来,你每拣选德行清高道人,教就来告天住持,仰所在去处赍发递送来者。准此。

(御宝)乙未年七月初九日

(第二截左方碑文)

天地气力阔端太子令旨,道与京兆府路哥黑马达鲁花赤管民官田拔都鲁,并管军大小官员等:

据重阳万寿宫提点通玄广得洞真于真人、玄都至道宋真人、玄门弘教白云綦真人、无欲观妙李真人等所管京兆府路宫观先生等事,已前有奉到成吉思皇帝皇帝圣旨,大小差役、铺马袛应都教休着者,告天祈福寿万安者,这般圣旨有来,仰照依已前元奉圣旨。而今这先生根底大小差役、铺马袛应休者,所属宫观地土、水磨,别人休得争夺,及宫观内往来使臣、军人、诸色人等不得安下,无令坼毁骚扰。仍自今后仰率领道众,更为虔诚告天祈福祝寿万安者。你每为这般道呵,除正出家人外,无得隐藏闲杂人等。准此。

(宝)乙巳年十月二十二日

(第三截右方碑文)

天地底气力里大福荫里弥里杲带太子令旨,道与宝童忙兀歹黑马和尚并京兆府答刺火赤管民官大小官员等:

据重阳万寿宫真人提点大师每差大师董志条、社志玄寄哥奏告:本宫起建玉皇阁、楼观、太平等处宫观,念经告天祈福祝寿事,准告。令旨到日,仰钦依已降圣旨、令旨处分事意,率领道众诵经与俺告天祝延圣寿无疆者。但是过往使臣、军人,并不以是何诸色人等,不得乱行骚扰、强行取要物件。你每为与了这金宝文字,却隐匿做贼说谎歹人呵,不歹那什么。今后若有骚扰底人呵,这里说来者。准此。

(宝)庚戌年十一月十九日

(第三截左方碑文)

大蒙古国累朝崇道之碑并序

恭惟国家受大命,一海内虽以武功平暴乱而尊德向道皆出于至诚。殆天启其心,将使以清净无为之教,仁黔首而阶太平,延社稷无疆之福。呜呼休哉。自圣祖龙飞,驻六军于西藏,遣使万里,远聘丘公。虚已温颜以访至道,一时对扬之际,玄言妙理,仰合神机。所以眷顾绸缪,终始不替。逮乎重明继照,追配前休,化及宫闱,亦克敬奉,由是湛恩渥泽,涵浸玄门矣。维重阳万寿宫,实祖师修证之地,故朝廷注意为尤重。累年以来,所受诏旨,烂然盈箧。真人于志道、綦志远、李志远、曹志阳皆以耆年宿望,为一代宗师。佩服德音,惧有失坠,今乃命工刻石,以传永久,亦庶几使后世有以知大朝崇道之意云。乙酉三月初七日,草茅贱臣李庭拜手稽首谨序。

古燕道士臣石志坚书并篆额

本宫道士臣朱志完、本宫道士臣张志运同刊

大朝岁次辛亥七月初九日终南十方大重阳万寿宫立石

(第四截碑文)


此题为原碑文之篆额。碑上所刻文字分四截:第一截右方为“成吉思皇帝赐神仙手诏”,按李道谦编撰之七真年谱,“乙卯,长春真人年七十二岁”,“是年五月太祖圣武皇帝自奈蛮国遣近侍官刘仲禄持诏召师”,诏书后之“五月初一”,当在蒙古太祖十四年(1219)。“年谱”又载乙卯岁“十二月仲禄至莱州”,故知第二诏后之“秋署”“十四日”,当在太祖十五年(1220)。第二截右方两道圣旨后注明癸未年,当为金宣宗远光二年、蒙古太祖十八年(1223)。第二截左方两道圣旨后注明乙未,当为蒙古太宗七年(1235)。第三截右侧“阔端太子令旨”后注明乙巳年,当为蒙古乃马真后四年(1245),因为有关重阳宫史料载甲辰年(1244)有阔端大王遣使在重阳宫修金篆大醮事。第三截左方碑文后注明庚戌年,当为蒙古迷失后二年(1250)。此四截之序文为李庭所撰。李庭己未年(1259)曾撰白云真人綦公本行碑,故可断此序文后之己酉年当为蒙古海迷失后元年(1249)。立石时间为辛亥年,当为蒙古宪宗元年(1251)。

蛮宋,为元人对南宋的诬称。

斋,原碑误刻为“齐”。

梁,疑为“梁”之误。

    重阳宫碑林:大蒙古国累朝崇道恩命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