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重访金台观 吴克敬
 二维码

 

 陕西宝鸡金台观玉皇阁  晁峪知青拍摄


重访金台观,我是受到专门的邀请的。记得头一次访问,我可没有这样的优待,我那时在冯家山水库参加会战,轮休的日子,几个走得近的人,拉着架子车,绕了百余里的路程,去了金台观。现在来想,我们为什么去金台观?到那里去做什么?一概十分糊涂。糊涂着去了,看到的情景,是破败的、荒凉的,远没有这一次来看到的规整、新鲜、迷人。


这次我是坐车访问的,一条宽阔的盘山公路,铺着平展展的柏油,黑油油缠在山坡上,直达金台观,下车即是横矗着的玉皇阁。阁是新建的,阁前是一处平台,阁后还是一处平台,四周围了护栏。我凭栏而看,看到了宝鸡市,云里雾里的,很有些朦胧美感。我知道我是站在宝鸡市的高处了。倏的,脑子里不知怎的冒出两句诗来,竟是王荆公的名句,“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先生的诗极佳,用在这里,恰切不过。趋前去看,阁前的石狮华表拱卫的玉皇阁正门上,有一副楹联,上联是“神思昭宝邑,泰山渭水庇佑十万生民”,下联是“仙迹筑金台,瓦否腾冠函盖三千世界”。想来这该是一位先哲的遗墨了,为两层飞檐式的玉皇阁增添了太多的光彩!


我不用迟疑,因为我的身边已有零零散散的香客,鱼贯而来,他们都是一脸的虔诚与敬畏,我听见他们边走边嘟囔:“今儿个初一,要给三爷烧香哩!”他们嘟囔的三爷不是别人,正是供奉在这里的道教仙师张三丰。我跟在他们身后,从右侧的偏门进到观内,还没等两只脚都跨过门槛,就有浓香挤进了鼻孔。朝前看时,三清殿前的香炉里,青烟袅袅,把个三清殿衬托得好不庄严。紧挨正殿的台前两侧,各立一块石碑,左为《金台古观碑》,右为《张三丰遗迹记碑》。漫漶的碑文都记了些什么呢?早已无从谈起,仅是立碑的时间尚能辨清,是明朝大顺元年,据此推算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了。


三清殿算是一个分界线,它与相接的偏殿合在一起成为前院,过了三清殿就是后院了。东华亭是后院中的一处景点,很有必要细观一番的。登上亭子,举头来看,穹顶雕梁画栋,蔚为壮观。在这里我们明显地感到,其建筑风格与前院相比,大为不同,前院的飞檐翘角在这里没了用场。然建造者心思独用,既要防止滑坡,又得节省空间,这就依着坡势,开窑建庙了。这个方法真是不错,形成了目前极为少见,且又规模宏大的上下两层窑洞式寺庙群。


窑庙下层正中的一间是三丰洞,亦被叫做“张三丰传道洞”,它是整个后院的中心建筑。相传张真人当年就是在这儿讲经传道的,所以至今香火最盛,在所有庙中规格也最高。庙外建有廊亭,亦有楹联,上联是“寻有德之人,人人得度”,下联是“种无根之树,树树皆空”。显然是在规劝尘世间的“无德”之人应幡然悔悟,一心向善。我于佛、道少有研究,然而,对于这样一副联句,却有一种灵犀相通般的顿悟。廊亭边上各有一碑,叫做“瓜皮文碑”,书法艺术精妙绝伦,被喻为书林的奇葩。走进三丰洞,真人鹤发童颜地端坐上方,旁有道童侍奉,下有金刚力士护卫,一个个怒目相嗔,威严挺拔。我惊叹于民间艺人精湛的技艺了,这庙里的真人、道童、力士,只要你盯住他们的眸子看,看一会儿就会被那眼目所点化!难怪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总要伏身跪前,望着诸神的圣容,默默祈祷。


在三丰洞的两旁按照一定的顺序依次排开的还有药王洞、姜塬洞、关帝圣君庙等等,总的来说,其形制都不及三丰洞。求福的人往往是出了这洞又进那洞,奉香、烧纸、叩头、祭酒、许愿,有条件的还献上供品,往功德箱里捐些香火钱,这几乎成了一种程式,凡进庙来的对每一位尊神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以至见了男性神都叫“爷”,且吐字很重,音节也拖得较长;见了女性神都叫“娘娘”。说来也怪,造庙之初设计者是要通过中国传统的礼仪观念把人的贵贱对象化到神的身上,实际也正是这样做的。把主神放在中心位置,其他各神按地位的高低再排。而现在,我眼前的这些信徒是决然不会把诸神分出尊卑等秩来的。在他们看,不同的神有不同的职掌,不管少了谁都是要犯忌的。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于此突然响起,我猜得来,是有香客还愿了呢!空灵的道观因此又多了几分祥和的气氛。


陪同访问的主人,是金台观建设的管理者。我对他们已有的建设,不仅是欣赏的,而且更是感动的。我从他们的介绍中得知,他们还有新的方案等待实施,古观的明天,将比今天更光辉。


已经离开了,我却回过头来,蓦然看见一缕七彩的霞光,萦绕在绿树婆娑的金台古观,久久不散。那是对我的再一次相约吗?我在心里给自己说,我还要来的。


(2014年10月22日发表于《文化艺术报》)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