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道教亟须“清整”——北京东岳庙住持袁志鸿道长访谈录之一
 二维码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4年1月14日 记者蓝希峰

   

  袁志鸿道长为游客介绍北京东岳庙道教文化。北京东岳庙供图



  前言


  “拜师仪式现在开始,弟子韩新立三叩首。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弟子韩新立给住持敬茶……”


  2013年9月27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的东岳庙,住持袁志鸿道长收下了第66位弟子。


  1982年,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开始得到恢复和落实。那一年,袁志鸿在江苏茅山入道。几个月后,参加了中国道教协会第一期道教知识专修班。


  2008年,袁志鸿道长入驻北京东岳庙,这一中断了50多年道教活动、始建于元代、迄今已有近700年历史的正一派在华北地区最大的庙宇,重新作为道教活动场所开放。此前,他长期在中国道教协会从事道教事务工作。


  多年的全国性道教教务工作和东岳庙的道教活动,让袁志鸿道长对道教的现状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认识。


  在中国五大主要宗教中,与其他宗教相比,中国唯一的本土宗教——道教显得日渐式微。“信仰淡化,道风不正,庸俗化现象的蔓延,是道教健康、有序、正常发展的大敌。中国道教迫切需要实现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袁志鸿道长说。他还借用南北朝著名道教改革家寇谦之的“清整道教”一语,表达了他对中国道教现代转型的认识和企盼。


  那么,中国道教怎样才能实现现代转型?为此,本报记者对袁志鸿道长进行了专访,探讨中国道教的未来发展。


  记者:从前年春天开始,中国道教协会每年举行“道行天下”活动,给欧美几个主要国家和大学图书馆赠送《道藏》,向世界传播道教文化,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中国道教协会秘书长王哲一说,“道行天下”是到国外去、让外国人了解和接受中国道教。但是从国内来看,五大主要宗教中,社会对道教的认知度相对比较低。我们首先需要让中国人自己接受道教,所以请您先谈谈社会对道教的认识上的问题。


  袁志鸿道长:道教是中华民族土生土长的宗教形式,古往今来的道教徒爱国奉献,追求崇高,富有“雅量含和”及维护社会祥和安宁的胸怀。奇怪的是,社会对道教并不了解,对道教也缺乏热心和尊重。五大宗教中,从整体上看,道教最显弱势。这是什幺原因呢?社会人士为什么对道教没有对其他宗教的那份热情呢?我认为这与社会对道教认识上的误区有很大关系。


  过去常听人说,道教的教义多为“保守”和“无所作为”。人们也例举出许多内容,说道教的教义精神无非是“清静无为”、“寡欲不争”、“自然柔弱”、“知足常乐”,“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等等。实际上,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说到底,社会和一些道教徒还是不明白道教,或者说对道教真正的教义精神了解不多,以为道教仅仅是烧香拜神。有些糊糊涂涂的道士也以为完成宫观规定的早晚功课,为信教群众举办宗教活动,上殿诵经,这些就是以“道”为事了。多少年来,信教群众在自己的生活中遇到疑难和困苦,就是到庙堂神殿中去敬香、许愿、抽签、拜神,再者就是看相算命。殿堂中的值殿道士见香客磕头、放香钱布施也只会拱拳稽首,说几句“钱入山门,福归施主”、“广种福田”、“行善积德”、“慈悲、慈悲”完事。香客走时即说一句“回香得福”、“吉祥如意”之类的吉利话。当然,这些是我们道教的东西,但这并不是道教根本的内容和精神。


  过去即使有人问起教义精神,许多道士还会说出“道不外传”等糊弄人的话,这样的道教徒自然只能是“香火道士”。同样,信教群众如果只知道烧香磕头,也只能是“蒙昧信众”。如此的素质水平,难怪要被社会讥为迷信了。什么是迷信?我以为即对自己所行既不能“知其然”,又不能“知其所以然”,人云亦云,盲目崇拜。


  在道教界,我们可以毫不隐晦地说,相比其他的宗教,社会缺少对道教基本知识的了解和认识,更不用说深层地学习道教文化了。追根究源,还是道教自己没有做好工作,没有做好道教文化精神的传播、弘扬工作,不善于去释疑解惑,所以社会对道教不甚了解。人们只凭道听途说,或一知半解的说教形成了对道教的认识。本来道教是随着社会民众的苦难和问题产生的宗教,拳拳之心、根本的愿望和目的还是想要解决社会的现实问题,但是人们却不了解它,这岂不是悲哀的事情。道教的教义精神多来源于老庄,只要我们对《道德经》、《庄子》等道教基本的经典稍有研读,就能明白道教的教义精神多为哲理,都是依赖文化进行传播的,没有对道教文化的弘扬,社会如何有机会深刻地了解和理解真正道教的教义精神,又如何与道教界进行深层的沟通?


  道教是讲神仙修持的宗教,追求神仙的思想是极具进取精神的。道教徒通过修持,希望用有限的生命,以求神仙无限的长寿或长生,这本来就是以不可能去求可能的事情。道教有如此高深的内涵,为什么既少为人了解,又常为人误解呢?只能说这主要是由于道教界不善于主动地弘扬仍然鲜活的、有益社会人群的经文教义,不善于宣传道教有益于社会的文化精神。


  记者:这也意味着,要消除社会对道教认识的误区,关键还在于道教界自身要有所作为。


  袁志鸿道长:是的。道教界要有非常的觉悟和实际行动,“清整”自身,创造条件,主动向社会弘道。


  道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自然也吸收了一些本不属教义精神的、许多消极的、阻碍道教进步发展的庸俗内容,这些东西的不断侵入,成为道教不堪承负的、本不应该背起的包袱,我想这是任何一种宗教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的情况。明清以降,道教在整体素质上没有大的整肃和提高,高修的道教徒数量较少,尤其是当代更为鲜见,社会上也缺少高素质的居士队伍。有研究和修炼养生功法(气功之类)者,大多如过眼烟云,成为昙花一现的闹剧,经不起时代和社会的验证,甚至有些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对道教的形象产生负面作用,这方面的情况足以引起我们道教界的注意。即使是道教养生方术,其中许多内容一经始作俑者的炒作,味道全变了,脱离了道教修炼本旨。还有人出于自己的目的和需要,编造各自的神话,违背道教信仰本意,使道教养生术在社会中面目皆非;甚至导人入邪者亦不乏其例。即使客观研究养生术的人,也很少知道其与道教的真正关系,更谈不上与道教信仰之间的联系。以前社会上讲功法养生的人,许多是为“孔方兄”所驱动。


  道教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修正自身、不断弘扬正教精神的过程。南北朝时,寇谦之和陆修静这两位道教祖师分别对南北天师道进行“清整”、“祖述”或“弘衍”,洗削吸附于道教的赘疣。


  过去我曾说过,现在仍然这样认为,在现代社会,道教要克服历史遗传的“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的盲目自傲,清楚地看到道教在现实社会所处的位置和道教界思想意识上存在的差距,以反观内视的姿态主动审视、清除附吸于自身肌体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觉得道教的宫观场所有许多事情可以做,比如:有条件的宫观场所可以为信教群众定期举办一些旨在使大家了解道教、认识道教,以及宣道类型的讲座;可以在教言教,讲几部经典,说一些基本的道教知识;可以选择一些确有道教动功、静功本领,养生有术的道长,在道观中为教内外教授“太极拳”、“八段锦”、“五禽戏”这类养生功法;还可以搞一些“茶道”、“茶艺”、“素斋”,以及“书画展”、“道教文化实物展”等等对教内外人群修养身心都有益的内容。只要是有益于道教界的团结进步,符合国家法规政策,弘扬道教,有益社会人群的文化精神,能促进道教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事情,我们都应该积极去做,把道教文化弘扬好。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