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 【旧闻存档】西安户县2006年起修缮重阳宫
 

  元重阳宫开始修缮复建


  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2006年09月09日讯(记者原建军) 王重阳仙逝后所葬之处,其弟子丘处机为师守灵之处,也就是元太宗成吉思汗赐名的“重阳万寿宫”,元代时期殿台楼阁5000余间。然而,这些建筑多在千年岁月中消失毁坏或变得破烂不堪。今年年初开始,重阳宫管理委员会开始着手修缮破败的古建如灵观殿,恢复一些历史上的胜迹如重阳墓,并筹备新建元代名贵碑林厅殿等。


  原始的波斯文碑无奈被埋在地下


  重阳宫里,因为保存条件、能力限制,还有六块珍贵碑子埋于地下。这些碑子分别是“清阳宫记碑”、“孙志九道行碑”、“波斯文碑”、“孙德YU墓碑”、“玉阳观记碑”。六块碑子都是非常独特的文物,皆为元朝碑石,如波斯文碑,乃凤毛麟角之宝,碑石上的波斯文带有“蛮语”的形态,几乎没有学者能完整辨识,据传郭沫若先生能释读此碑;孙德YU墓碑乃元代赵孟兆页隶书书就。立于地面上的34通金、元时期碑刻,也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如元朝6个皇帝的圣旨碑,一律是巴思巴所创蒙古文和汉文双文碑。圣旨碑中,成吉思汗给丘处机的圣旨碑格外显著。赵孟兆页书写的另两通碑“大元敕藏御服碑”、“皇源孙真人道行碑”也是罕见的楷书珍品。王重阳手书的“无梦令碑”更是全真教祖师的真迹手书。这些碑石无一不是短暂元朝的历史文化补充。可惜的是,34块碑石密集放置于简陋屋廊内。屋廊里湿度大、面积小,对碑石有腐蚀损害,若发生地质灾害碑石相撞,后果不堪设想。鉴此,重阳宫和有关文物部门已经向国家文物局递上了保护报告,至今仍等批复。所递报告初步预算碑石保护资金790万元。分管重阳宫文化遗产保护的祖庵镇副镇长刘养舟说,碑石迁移保护将与重阳宫整体风貌协调,建四座重檐碑亭,一所碑林苑,占地面积2339平方米,建筑面积1359平方米。王重阳的石棺重新被放回地下墓室。


  金代大定十年(1170年)王重阳仙逝,归葬故里今天的户县祖庵镇。1967年,王重阳墓葬被掘开。当时墓葬中发现了王重阳尸骨和玉枕、金质帽坠子。现在,为了还原历史的真貌,重阳宫管委会已经耗资百万对重阳墓葬进行修缮。现在主体工程已经完毕。记者看到,整个墓园占地大约有5亩,修筑有墓室、通道、献殿。献殿是祭祀王重阳的建筑,高6米,歇山顶,卷棚木结构。献殿一律青砖板瓦,磨缝对接砌就。献殿上将供奉王重阳的像以及全真教历代宗师像。并对献殿进行仿山西永乐宫元代绘画形态来彩绘。献殿的两侧有通道口,一个是入口,一个是出口,通道直深到地下墓室当中。地下的通道长30米,通道高2.5米。通道中途有两道石封门。每道石门重3吨,石门上有八卦图案。在通道的两侧,有绘画王重阳的生平图案。墓室当中,记者看到,王重阳在金代安葬时的石棺已经被重新放回。金代时期的银杏树用青石栏杆围护


  在王重阳墓葬的旁边,有一棵千年银杏树。王重阳归葬故里后,其弟子马丹阳在墓边植银杏树以作留念。这棵千年古树高20余米,树径有2米,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树木还郁郁葱葱。随后就干枯了。到了1996年,这棵树又奇迹般活了过来,开始发芽吐绿。现在,重阳宫已经着手对这棵树进行青石栏杆围绕保护。而这棵千年银杏树的保护只是重阳宫恢复金元时期园林的一部分。重阳宫从今年初到现在已经耗资20万元对古树进行保护、芟除杂草、大面积绿化等。古树保护中的其它工程有元朝时的凌霄花、明朝时的小叶黄杨,清朝时的花石榴等。重阳宫还新种植草木10亩,树种有侧柏、桂花树、玉兰树等。重阳宫的人行道,也一律换上了青石地砖。

——————————————————————————————————————


  户县修缮重阳宫 力求恢复全真祖庭风貌


   西安晚报2006-09-11讯(记者呼延思正) 全真教祖师王重阳修道及仙蜕之处的“重阳宫”,鼎盛时期地域广阔、殿台楼阁相衔,却不幸在历史风云中湮没。最近,重阳宫管委会着手修缮古建如灵观殿、恢复历史胜迹如重阳墓,并筹划新建元代名碑厅廊等,力求恢复全真祖庭的宏伟风貌。


   金代大定十年(1170年)王重阳仙化,归葬于现今的重阳宫的西北处。文革期间王重阳墓葬曾被掘开,当时在墓葬中发现有王重阳遗蜕和玉枕、金质帽坠等。如今为还原历史的真貌,重阳宫管委会斥资对重阳墓园进行修缮,现在主体工程已经完毕。整个墓园占地大约5亩,建有墓室、通道、献殿。献殿为祭祀王重阳的建筑。献殿的两侧有出入两个通道口,通道直深入到地下墓室内。通道的两侧将绘王重阳生平的壁画,王重阳在金代入葬的石棺已被重新安置于墓室当中。


   重阳宫因保存条件和能力有限,至今尚有六通珍贵石碑暂时埋于地下,分别是“清阳宫记碑”、“孙志九道行碑”、“波斯文碑”、“孙德或墓碑”、“玉阳观记碑”等。这些独特的文物,均为元朝碑刻,是元朝短暂历史的可贵文化补充。如“波斯文碑”之珍罕可谓凤毛麟角,其波斯文几乎没有学者能完整辨识;“孙德或墓碑”为元代大家赵孟(兆页)以隶书书就,极为少见。目前立于地面上的34通金元时期碑刻,也全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如元朝6个皇帝敕书的圣旨碑,皆为蒙汉文合写;另两通赵孟书碑“大元敕藏御服碑”、“皇源孙真人道行碑”也是罕见的楷书珍品;王重阳手书的“无梦令碑”更是全真祖师绝妙的手书真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