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凤凰卫视:空谷幽兰——探寻道教的隐秘世界(二)(视频及文字)
 二维码


2015-01-13凤凰大视野

点击:空谷幽兰——探寻道教的隐秘世界(二)

http://v.ifeng.com/history/wenhuashidian/201501/01385465-0b54-49b7-ae18-8d416e18224b.shtml


《空谷幽兰——探寻道教的隐秘世界》(二)文字实录:


核心提示:按照古籍描述,仙山上,楼台亭观都由金玉建造,飞禽走兽一色纯净白毛,珍珠宝石之树遍地丛生。有壮如羊,长着四支角的怪兽;有壮如蜂,大如鸳鸯的鸟,珍奇动物各自成群,仙芝灵草就像种的水稻一样,丰盛的瓜果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涧水如蜜浆,气候祥和,木叶芳香,住在其中的仙人则有数十万之多。


郑浩(主持人):美国人比尔·波特在《空谷幽兰》一书中记录了在当年老子讲经的楼观台拜访了中国最受尊敬的大师之一任法融道长的一次谈话。任道长告诉他,附近一位隐士在96岁时候证得真果,而另一位道士是在140岁时羽化登仙。他还告诉比尔·波特,自己曾在陕西全真派祖庭龙门洞修行3年,学会静心。对于普通人而言,重要的是要过一种合乎正道的生活,这比形式上的出家更为重要。而修行者的生活修行方式和老子时代一样,从来没有改变过。今天,我们带大家去任道长当年修行过的龙门洞,看一看记载中丘处机得道的这一修行场所,今天道士们在怎样的修行。


孟至岭(道长):进山就有进山的本领,没有这个本领不敢进山。你没这个本领进山,你也不会修道,那就盲修瞎练,一辈子还是个凡夫俗子。进山以前,得有具备各种各样的本领。虽然这个时候他还没有道,所以他要访道。他访道的过程当中,他就要把自己武装成一个正规的战士了。进山的时候,他就开始正式修道了。


解说:北京白云观,中国道教全真第一丛林。道长孟至岭已经在此生活了七年,他被中国道教协会聘任在道学院担任老师。习惯城市嘈杂的人,在白云观能得片刻安宁。但孟道长更喜欢自己在山中修行的状态。


孟至岭:当你没有这个抵抗世俗的功能,我们把这个叫做尘,红尘的尘。你没有抵抗世尘的功能的时候,就陷入到尘里头,你马上就是个尘。所以呢他必须得在一个相对山里那种寂静的环境下,外边对他没有任何干扰,他这个时候好修自身。


解说:按照古籍描述,仙山上,楼台亭观都由金玉建造,飞禽走兽一色纯净白毛,珍珠宝石之树遍地丛生。有壮如羊,长着四支角的怪兽;有壮如蜂,大如鸳鸯的鸟,珍奇动物各自成群,仙芝灵草就像种的水稻一样,丰盛的瓜果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涧水如蜜浆,气候祥和,木叶芳香,住在其中的仙人则有数十万之多。


龙门洞道士生活简朴 香火钱财用于扩建道观


朱法友(道长):火小,你说小啊,早上喝茶,吃馍,一顿饭。


解说:这是这所著名道院的监院朱法友。龙门洞道院的道士们正在享用茶水加烤馍做成的早餐。此时,道长们已经度过了一天最重要的修行时光。


朱法友:我在这里七年吧,七年才给我戴帽子。因为我这个性格不好,年轻的时候还性格不好,还脾气大。那老师父本来你没有错误,他都给你故意找些事磨你。有时候你每到吃饭的时候,就喊你走。这里又没有你的啥,你走开。当个道士得三年半。


解说:朱道长17岁以童身出家修道,如今已过去五十多年。2003年,他成为龙门派第29代传人,主持着这全真教龙门派祖庭的内外事务。中国西北的大山巍峨死雄奇,龙门洞就隐藏于昆仑山和秦岭山脉衔接的龙门山中。两山像巨龙交会,给这里带来祥瑞气象,是道家向往之地。在外人看来,龙门洞道士的生活更像普通农民,冬季的龙门洞非常寒冷,道士们每天要自己烧炕,燃料是收集的树叶、牛粪或者羊粪。这项工作极为繁琐,但他们认为像烧炕、做饭乃至缝缝补补都是一个修道人必须掌握的生活技能,这其中的辛苦正是他们修行的台阶。


朱法友:每天早上起来,五点钟大殿门口就要钟响了,钟响了在庙里就是开静了。开静五点钟,一开静,任何人都要起来了。起来洗脸梳头活动一下,到五点半就开始烧香了。


解说:龙门洞道士们一天的生活从此开始。


朱法友:晚上的话,到八点钟就止静了。八点止静就不允许窜寮了。像比如你到我这个房间说一下话,拉闲都不行了,各回丹房去了。


解说:朱道长持戒严格,这里的道士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时间起居,否则必须离开道院。朱法友接掌道院已经十年了,十年间社会经济发生巨大变化。过去,来道院还愿的人更多是捐牛、羊、鸡等家禽家畜,而现在,更多人是捐钱。因为香火旺盛,深山中的龙门洞也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但道士们坚持俭朴生活,因此多余的钱可以用来扩建道院。弘道也是作为修行人积攒福德的方式。如今,在朱法友的主持下,龙门洞的建筑规模已经超过了它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


朱法友:自生自养,不拿十方账债,就是这样。十方账债想必你一天,自己不搞些生活,十方来的钱财,十方省下的是为了修建庙宇,我们不受十方供养。十方供养,十方来钱财,香火布施要花到庙上搞修建啊、庙上置点家产。


解说:修德为道家看重,朱法友也以其高尚的品格受到道院内外的尊重。2000年左右,他的师父田嗣舜道长患肺结核,三年间他衣不解带床前伺候,直到师父驾鹤西去。道院中多位老道长病重期间,都得他精心照料。除了有致力于修行的真道士,龙门洞的引人之处还有这崖壁岩洞中的庙宇。这是西北最大的悬空道观群,亭台楼阁斗拱架出,凿空支撑。洞与洞,殿与殿之间仅有索梯、栈道连接。相传,这山中共有36个洞,依其特征或经历的仙家而得名。如青霞洞、水帘洞、通天洞,又如邱祖洞、雷祖洞、湘子洞,有的洞在峭壁之间,有的深不见底,都是历代隐修大德的闭关修炼之处。相传,道教祖师邱长春就是在此隐居时得以悟道。


郭理周(道长):洞天就出神仙,五百年要出神仙。修道的地方不能图繁华、享受,这就叫洞天,名山洞府。


解说:冬季是龙门洞最艰苦的季节,寒冷、物资匮乏,郭道长在此出家也二十多年了。修行生活让他一直笑口常开。在他看来,得道就是追求长寿,龙门洞是个得道的好地方。


郭理周:要修道的来说就是要进入名山洞府,这是修道的地方。你到小山场修道,就没有道。有道它有那个山精水怪,它就把你荒唐你,你也搞不成。这地方有神正,护法正,你有点修行,这个道味儿神就护持你。有的地方这个邪魔外道它就荒唐你,你有一点道气它就把你就要荒唐了。就是这样的。


解说:道家认为,人可以活超过120岁,道士们修行的目的就是所谓“长生久视”。也就是通过修炼,实现肉体上的长生和精神上的不死。


孟至岭:丹功的第一步,在这个命上的第一步就是先要把这一个消耗浊精的这个通道给堵死。实际上那个通道我们叫阳关,把阳关给堵死,再返回到元气,那么它就没有元精了。这一步一步实际上是往先天返,这一部分叫炼精花气,练气化神。神呢是从心上入手,把心控制住,往回返。当最后返回到先天的性和命的时候,这两个再合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原本的道。那么这就叫道家的这就是性命双修的功夫。


揭秘道教仙丹秘方:15份铅6份水银6份炭


解说:在北京白云观,孟至岭依然每天坚持打坐两小时。他认为对一个修道者来说,天下没有比打坐更重要的事情,这是修炼内丹的功夫。在道家还有一种神秘的东西,仙丹。孟至岭说他十多年前在山中修行时也制作过。


孟至岭:我那些年弄的最多就是炮制黄精,黄精还是很讲究。离老百姓近的这些山区不采,离老百姓很远的悬崖上,长期见不到人烟的地方去采黄精。它还在于你炮制的到位不到位,到位了,它能帮助你这个气更清、清浊,能帮助你生气。


解说:这是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丹台春晓图》,由明代画文伯仁绘制。它描绘了一位老道在世外桃源般的洞天胜境,虔诚地冶炼金丹的情景。根据《周易参同契》的记载,炼制一份丹药需要15份金属铅、6份水银,用6份炭,先文火后武火,昼夜查看,注意调节温度,直到丹鼎上部出现了红色的合成物,丹就炼成了。中国传统文化最神秘的一部分就在这炼丹炉里。现代道士已经不再修炼外丹,随着一代代修行者对身体的进一步探索,用外丹来辅助修行的方式在实践中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修炼内丹已经有非常成熟的方法,就是把一个正在打坐的人体比喻为炼丹的炉子,精气神是炼丹的辅助药物,也就相当于炼外丹时的汞和铅。这幅清代的《内经图》现收藏于中国医历史博物馆,它描述了修炼时内炼精气神而致的各种变化图景。在每一个修炼步骤配以形象的图画和文化说明,形象而生动。


孟至岭:老牛耕地种金钱嘛,就是说你先种,先种下这个宝贵的种子,寻找自己身上的宝贵的东西,往这个地方聚,实际上开始就往丹田聚嘛。它只要这个力量足了,它满了,它能产生一定的就叫是能量嘛,它就要,它就要找它原来的先天的路。先天的路就顺着回去到会阴,就往后走。通到这顶上,又画了一个东西,叫夹脊关。然后过了这个关口又是又很通,最重要的是脖子后边这一个叫玉枕关。玉枕关那地方你想再往上就是山头,就更难了,更觉险地,更危险的地方。到顶上那个泥丸宫,泥丸宫是汇百神的地方,它那是个必经之路。那些东西都是山区,用那些来一个是表明它的艰难。它从这个地方下来,下来这个地方,有一关口叫中宫,有一个宫。从这个地方有个绛宫,再回到丹田。通过这个回到丹田以后,再从半天里头再温养再练,它又发作,发作,发出起来就是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这么一个。


解说:多年前在深山修行,孟道长自己动手搭了一个茅棚。刚安顿下来,突然发现旁边有很多洞。


孟至岭:我那个门前有很多个洞,有十几个洞,每个洞里头都有很多条蛇。这种蛇有几个类型,你比如说咱们知道学名的有一种叫蝮蛇,那是很有毒的。但是比蝮蛇更毒的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当地老百姓叫野鸡脖子,这个翠绿色的蛇,脖子上是血红色的。那个蛇是和跟,它和跟是不照面的,它远远地看到人就跑了。


解说:在道家的信仰体系中,天地间生灵平等,都可修道,并且可以用灵性彼此感知。


孟至岭:在我那个地方,它出来以后就盘在那个地方,晒太阳,天天出来晒太阳,各种蛇都出来。有长托着的、平躺着的,有弯弯曲曲的,很多都是盘一圈,然后它的脑袋在中间,就这样趴着的。我呢,有时候就在这里劈柴,劈那些木头,伐下来的死树,截成一节一节的,在那劈,一劈,它就一两瓣,咕噜咕噜一下滚到它那去了。它就一惊,把脑袋抬起来了,然后眼睛嗒吧嗒吧看我,然后我说没事没事。


解说:孟道长与蛇的故事在普通人看来分外神奇,但道士们相信这是修行中的正常现象。在道家诸多门派的炼丹方法中,龙门派丹法非常有名,龙门洞道院正是这一派的祖庭。监院朱法友在丹功修炼上也深得师父真传。但一个修行者是不是得了道,外人看不出来。而得道的人自己也不会向外人讲。谦逊的朱道长并不讲他的修行体验。实际上,各派丹功都有其共通之处。


朱法友:我也是下苦功,咱是听老师傅讲的是,听得是七前八后的,也没有跟你说得多么完整,说不来,说不上。练功我跟你说了嘛,打坐的时候要把自己忘掉,排除心里一切私心杂念。自己忘掉,好像自己死了的一样,好像离了人世间,什么都没有。无为是个啥?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境界。你这个气了,你这个精,炼你这个气,闭目养神,你这个气要把你这个精慢慢融化了,不能走。你修行不好的话,有时候走了身子。


龙门洞道士自耕12亩地 种粮食蔬菜自给自足


解说:龙门洞秉承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道教提出的“宫观自养”政策。在山中经营着十二亩地,种植蔬菜、玉米、红薯、小米等,基本能实现自给自足。如今,朱道长仍然坚持带领道士们亲自耕种。


记者:这叫什么菜啊?


朱法友:苦芹嘛。


解说:在崂山,我们拍摄了一个道士标准的一天起居生活。一室一床两盏,起床、打坐、梳头、穿衣、上香,简单而日复一日。但在修行人看来,举止之间都是修炼。清静简单的生活甚至艰苦的磨炼,更有利于让人摒弃外物的干扰,接近天道,回归本性,达到天人合一。


孟至岭:当你主动的去你有方法去受那个苦,那个苦就是台阶,就变成了台阶。你那个苦你要不知道能不能降服它,那个难也不知道能不能克服它,你就只管,不管那些,一点一点最后终于降服了。降服了这一种难,这一种苦,再找高层次的。所以从这个理论上讲,最终你所有的苦和难都没有了,走遍天下就也没有障碍了。他是个心性上的升华。先把心降服住,不让它乱动,不让它再有贪欲,不让它再有别的一些念头,这叫降心。化性就是把不是你本来所有的,不是你本然的东西全都扔掉。所以他就这个里头有一个渠道,其中之一就是用苦来磨。所以自古以来的那个修行人没有一个不是从苦中出来的。


解说:这些庄稼不打农药,因为是亲手创造,道士们都十分珍惜。7月,收割小麦,道士们也进入农忙时节。在龙门洞的道士们看来,与城里人和村里人不同,自己是山里人,得按照山里人的方式生活。他们不烧煤,每天早上上山寻找枯枝和被雷击折断的树木,然后劈柴做饭。十几个道士除了每天固定的修行功课,在准备吃饭这件事上还要投入很多精力。和大多数中国北方人一样,面食是龙门洞道士们的主食,偶尔吃小米或者土豆,菜则很少。这些食物都来自自己的耕种,粗茶淡饭,以吃饱为标准。吃饭时,最重要的是节俭,碗中不能有剩饭。朱道长每顿饭吃完,都要把碗添干净。


朱法友:我在宾馆里,有时候开会看见那个浪费啊,我觉得受不了。我一般尽量不愿意去宾馆里吃饭去,我一看见心里不舒服,我觉得是造孽呀。前年这里有可能是这西安这个城市上来,他肚子饿了,要吃饭了。要了一碗面要吃不完了,一下倒在我们灶房门口啊,摞了一摞子柴,一下倒在树上,倒在柴摞上,面条挂得一条一条的。我跟灶房说,我说以后这一种人来,不要给他吃饭。我跑到柴摞上捡了菜,拿过来,我自己吃。


解说:入冬,龙门洞道士按惯例腌制酸菜,这些菜将成为他们未来半年的重要食物。要过年了,龙门洞的道士们要对道观进行大清扫。在他们看来,人要过年,天上的神仙也要过年。因此,这一项清扫工作甚至比打扫自己的房间更为重要。每一个道士都要参与其中,仔细而虔诚。这些,都是道士们去往神仙世界必须经历的修行功课。


任法融(道长):要节俭自己的情欲,不要利欲熏心,不要看到社会上当前的一切物欲横流,我们也是顺于凡逆于仙,和凡人一样,我们也贪欲之心过旺。我给大家简单说个例子,人的欲望是没有穷尽的,道教称欲海,人钻到欲海里就不得出来了。什么是个满足啊?什么都不能满足。我在前年到深圳去见了一个老板,这个老板看起来有些钱财,积累了一些资金,估计不是几个亿的问题,几百个亿。有九个老婆,九幢别墅,那你说他能满足吗?他还不满足。这个欲望之心你看欲海啊,你看庄子讲的说“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人的欲望是没有穷尽的,你的生命是有限度的。你用有限度的生命而为了欲望,是满足不了它的。所以各位道友注意,人间社会啊,祸患都是由欲望、贪心而惹起来的。就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