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阳宫——道教全真祖庭
 
收藏本站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30
 联系方式
陈道长:029—84906200
一个人的道观:陕西汉中南郑青座山
 

作者:胡崇玄 来源:三秦道教2015年4期


汉中是五斗米道的发源地,道观不少。和汉中城区只隔一条汉江的南郑县,仅县城一带就有多个道观。高台镇有鹤腾岩道观,据说初建于东汉,环境清幽,可谓世外小桃源;新集镇有真身洞道观,文革前一直供奉着清乾隆时期为民请命、后辞官修行的县令张瑞清的不坏真身,历史颇为传奇协税镇的管家山道观系南郑县道教协会所在地协税还有一座青座山道观另外汉山上有娘娘坪道观。多次到南郑访友,这些道观除了娘娘坪以外都曾造访。印象特深的是前不久和朋友去过的青座山道观。

青座山又名青垛山。远远望去,几座绵延的山头,看起来颇一个人的卧像,所以网上也有人称之为“毛公山”。原连山乡附近的山脚下有佛教的开明寺,系近年恢复。开明寺后面山腰上新建了一座“万佛塔”,原址本是个道观。从这里可以上青座山道观,但我们这次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没有石阶,都是土路,有的地方干脆没有路。看着山并不很高,但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快到山顶时已经十点多了。路边有一座很简陋的小房子,进去一看,原来是灵官殿,道观就在这一片了。这时从小路上迎来一只小猫,一直跟着逗我们玩,完全不认生。

走到山顶,在一块巨石之上,有一座玉皇殿。这座殿显然是新建的,还没有最后完工。从这里再往下走,围着山顶转半圈,再往上走到一片台地,看到一栋土房子,挂有“南郑县青座山道观”的牌子。这栋房子有一长排,左边是平房,右半部分随坡就势建了两层。这里就是道长平时生活的地方了。道长只见一位,正在门口砍柴。他姓孙,快70岁了,和给我们当向导的居士朋友早就认识。

寒暄之后我们进大殿参拜。几个殿堂都在这栋土房子里,横向排列,开门互通,供奉着天官、地官、水官、菩提祖师、真武祖师、摩诃祖师、药王孙思邈、送子娘娘等。据说当初塑神像的师傅是从关中杨凌请来的。

我们在殿外和孙道长找椅子坐下聊。他说以前有一位李道长,是城固县人,前些年去世后他过来长住,现在山上只有他一个人。这位李道长要是在世应该是88岁,居士朋友和他很熟悉,说一般人都叫他李老道。李道长中年出家,懂医,还会点法术给老百姓看病,香客钱收得少,其余的人就收得多一点。山下有一位老汉,如今已经八十多岁,当初上房取柴火摔坏了腿,李道长不用药,在他腿上写字,后来居然好了。道教里有些事情是比较神奇的,各处听说不少,也很难简单说是迷信。李道长当初很想把庙建好,自己在山上弄了些石头、土砖,我们在玉皇殿侧边看到的就是。很可惜老人家还没有如愿就羽化了。这个庙香火很差,李道长建庙出于信仰,和某些庙商人投资搞旅游、建塔盛骨灰大是不同。

这里香火差是显而易见的。神像前有功德箱,每一笔功德钱孙道长都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基本上是五块十块,还有一块的,五十一百的极少。据此推算,一年也就万把块钱。这点钱还要修殿堂,请人塑神像,买香烛,孙道长生活之清苦可想而知。这里甚至没有通电。当然也就没办法看电视、用手机。做饭要自己砍柴生火,虽然有几块菜地,但山上气温低,品种有限。

我们问孙道长,没有公路,生活物资是怎么运上来的他说米有香客带来,但菜大多必须自己去县城买再背上山。原来他去县上靠走路,现在年纪大了,外甥给他买了一辆三轮车放在山下,骑车买菜。香烛等也要背上来。背上山单程需要两个小时。刚建的玉皇殿,建筑材料都是请人背上来的,他自己也干。这么大的岁数,难为他了。年轻道人嫌条件艰苦不愿意来,所以多年就只有他一个人。

孙道长没有上过学,识字不多,但对道教信仰很坚定。谈起现在道教人才缺乏,影响式微,他很忧心,也很无奈。道教的衰落,民国时期就很严重了,后来历经浩劫,更是风雨飘摇。对这些情况,我们也多有了解,一时相对无语。不过我也安慰孙道长,物极必反,传承近两千年的文化不会断在这一代人的手里,中青年一辈道教弟子还是有一些杰出人物的,也做了不少事情。

我们问孙道长,青座山道观是什么时候建的他说也不知道,听老辈子讲历史好久了。可能是唐代,据说西安大雁塔刻有本观的名字。以前叫“青锉山,锉子的,后来改的字。他听山下某村的一位王先生说,八十年代日本人来问过,南郑县说庙都拆了,就没有来。

我们问有没有以前的碑留下来他说有,可是自己识字少,认不得讲的什么。他把一块不大的石碑从殿内搬出来,放在阳光下面给我们看。他说,就苦在没文化,这块碑收了很久了,一直希望有人来读出来。很可惜此碑字都刻得很浅,半数的字看不清,连不成意思。题头写的是“xx山石花寺添塑神像碑序”,落款写的年代可见“同治十一年”字样。正文勉强能连续认出的半行字,谈的是道光十二年修神道的事。 问题来了,这不是道观吗?怎么会叫石花寺?孙道长说那就对了,这个地方土名字也叫石花寺。他解释说,清代很多庙是三(教)合一的,界限分得并不清楚,协税镇上有东岳庙,庙那头却是木佛寺。(东岳庙后来建了协税中心小学,前几年山门尚在,现已拆除。现在的东岳庙和木佛寺是分开的。)

殿外还有一块民国的功德碑,两面有字。正面年号用的民国,背面碑首刻着“皇清两个大字。背面是捐款人姓名和捐款数额。

正面碑文是:“青座山之庙宇历有年矣。相传于洪化年间有达摩祖师显圣于此,乡人遂立庙祀之。嗣后虽累加培补,但历年日久,不无破坏。于民国十六年有住持唐专一,商同会首,出本募化,翻修祖师殿暨火房一间。因款项缺之,工遂停止。于二十一年千佛塔梁栋毁坏,神像多被风雨消溶。四乡会首目不忍睹,商议二次兴工,翻修千佛塔,改造吊角楼。各殿均加培补,重新神像,表演山墙。工程完竣,本拟将两次效力及助资各善士之金名勒石,以垂永远。迄今经手住持唐专一羽化,前次账目遗矣,各善士之金名无可稽考,只得将翻修千佛塔乐善之士付梓刻石而免年久湮没。是以为序。(以下为捐款者姓名、金额。)民国二十四年六月十九日住持吴扬海、黄明心榖旦立。”  

“洪化”是清初吴三桂的孙子吴世璠(1679-1681)的年号。查百度百科“吴世璠”词条,当时汉中当在吴周政权治下。能不能据此推断此观始建于康熙年间?

孙道长从殿内取出两块石雕,说是千佛塔上的,是他在土里挖出来的。后来我请学美术的朋友鉴定,他认为是民国风格。孙道长说,文革时把道人赶走,把庙拆了,千佛塔整个被摧毁了。把石碑都打了,推下悬崖,甚至庙里做的护坡都推下去了。此处的龚老道,医术很好,被弄到西安整死了。但庙毁了,民间还是有信仰的,天黑了还有人上山偷偷到这里烧香。

现在的正殿是1993年建起来的。九十年代初,县里有的干部还抱有阶级斗争思维,多次上山“扫除牛鬼蛇神”。有一位做过老师的居士到庙里帮忙,被某官员打了两耳光。派出所的某某,曾用手枪朝财神画像射击。不过过了几天道长去擦神像,却没发现有弹孔。

听说这里还有座塔,是当年一位唐老道的安身之处,我们请孙道长带我们去看看。在山下有一些关于唐道长的传说。当年他在村里化缘,人们在不同的地方同时看到他。这位唐道长生活的年代已经不可考。同治年那块碑有“唐朝拱”字样,不知是不是唐道长的名字。唐朝只有“垂拱”的年号,应不是说的唐朝。查全真教字派,只有以马钰为祖师的遇仙派有“朝”字辈:“自元来正志冲寿成仙丹忠靖得礼义孑然见朝天,那是第十九代。如果唐道长是遇仙派,生活在清末,排第十九代还算是合理的。  

塔在树林里,荆棘满地,路很不好走。我们看到的塔有三层,是用石板拼成的。地上还有一些构件,是文革时期破坏掀下来的。我们数了数构件,当年这个塔应该是七层。这些石板应该是当年抬上来的,那是不小的工程。唐道长塔左侧不远就是前些年羽化的李道长的墓地。

我们往回走。到路口,居士朋友说,那边一条路通向水井,我们去看看。水井很小,孙道长吃水用水就靠这口井了。水井附近有一堆潮湿的泥土,孙道长说是他取了土塑神像用的。山上的生活实在太清苦了!他已经到了这个年纪,真希望有年轻人上山,多个照应,也能帮着他挑水砍柴。但连电都没有,谁愿意来!

已经下午五点,朋友家里打来电话。我们突然想起来中午没吃饭,孙道长也没有吃,大家一路聊着,把吃饭忘记了,也都不觉得饿。我们和孙道长话别,希望他保重身体。我们走远了,回头看孙道长,他还在那里站着,静静地望着我们下山。

回到朋友家,大家聊起,希望能为观里做点什么。但这并不容易。首先需要修公路,架电线,车能开上来了,生活方便了,香客游人才会多,也才可能有其他道人愿意上来住吧。我说,我们要感谢孙道长,不是他在这里坚守,青座山这个庙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现在,在千里之外,坐在电脑前追述这几个月之前的青座山之行,又想起站在庙门口目送我们下山的孙道长。此刻孙道长在做什么呢?吃过晚饭没有?已经是深冬时节,山上的夜晚一定很冷。真想给老人家打个电话,但山上没有电话。

愿孙道长平安;愿这青座山道观,终于有一天能兴旺起来。    2014-12-28